未来三十年最重要的能力,你需要有!

作者/来源:人生指南   发表时间:2019-05-09 08:11:10
文:雾满拦江

(01)

昨天北京大雨,来了几只海龟朋友避雨聊天。

大家谈的是陈志武教授的一篇文章:

……在美国金融和硅谷高科技行业中,印度裔高管远超华裔。大家熟悉的谷歌、微软、Adobe、软银、花旗集团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人,在这种级别的美国公司中似乎想不起一个中国人CEO。公司副总裁一级的印度人就更多了。而且,不只是美国企业界里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反差这么大,在大学里也如此。比如,几年前美国主要商学院中,有12个在选拔招聘商学院院长,其中有10个给了印度裔聘书,没有一个给中国裔(摘自陈志武《陈志武:为什么世界一流大学不爱招中国学生?》)。

对于这个现象,海龟们高度认同,身有同感。

文章中,陈志武教授称:

中国人天赋好,又聪明勤奋,但为什么结果会如此失望,跟美国、印度和其他国家的人差别那么大呢?

答案主要在两方面,一是教育理念、教育方法,包括中国父母对子女的养育方式,另一方面是儒家文化,尤其是坏在我们推崇的“顺从听话”和孝道文化上,这些文化烙印实际是中国人一辈子的包袱,走到哪里都无法丢掉,到哪里都吃亏。

可是这个“顺从听话”的包袱,是怎么背上的,又该如何放下,放下这只包袱又该背上哪个?

这些问题,还没有说清楚。

(02)

几年前,有个码字朋友,闭门创作电视剧本。

半年过去,他夹着厚厚的剧本,出门去找制片人。

还真被他找到了。监制看了剧本,惊叹道:哎呀妈,天才的杰作呀,2000元一集,卖不卖?

卖,卖卖卖……他激动的泪花盈盈。

监制:那就得按照我的要求改,剧情还不够热辣,漂亮寡妇得有一个,纯爷们的土匪不能少,把寡妇劫进土匪窝,那观众老喜欢啦。

他嗫嗫:我这是个都市言情剧……

监制:都市咋了?都市就没土匪了?告你说现在土匪老多了……你跟钱没仇吧?

他:……没仇。

没仇就改!

回去修改半年,再回来,咦,监制早就辞职了,现在是个新来的监制。

新监制:这啥玩艺呀?不是都市言情吗?你咋给弄出土匪来了?到底是外行,根本不知道啥叫电视连续剧,来来来,听我给你上一课……

他回去,把第一稿找出来,再拿回来。

新监制:本子倒是个好本子,就是人物命运太平淡了,你得虐狗呀,各种花式虐狗,往死里折磨主人公,观众老喜欢了……加一段主人公商战失败,血本无归的剧,否则这本子我们不买……

再回去改,回来后监制又辞职了,新监制又有新的要求……

如此折腾一年半,他一分钱也没拿到,无以为生。悲愤的撕碎剧本,泪流满面的大骂:骗子,全都是骗子,合起伙来骗我……呜呜。

这个朋友,就这样消失了。

到现在也没消息。

(03)

李尚龙写过一个故事,说一个女孩,与男朋友恋爱长跑三年,终成正果。

结婚后,小日子过得热气腾腾,还赞了一笔钱。

女孩的舅舅,想弄个煤老板干干,急需人入股,就盯上了女孩这笔钱。

女孩是犹豫的,但丈夫听了,却心急火燎,催促女孩把钱取出来。女孩拗不过,只好依从。

——不曾想,舅舅投资失败,血本无归,鸡飞蛋打。

丈夫顿时崩溃了,揪着头发痛哭失声,大骂妻子不拦阻他。妻子委屈的解释,说自己拦阻过,可是拦不住。

既然你当初没拦住,那就只能继续吵下去。

此后,女孩生活在一个可怕的环境中,丈夫三天两头不停的埋怨。终于有一天,女孩崩溃了,站在窗口大喊道:你要是再逼我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!

丈夫喊了声:你有种就跳!

女孩真的跳了。

讲完了这个故事,李尚龙流着眼泪写道:活着,活着才能改变这个世界。

——但李尚龙错了。

有些人注定无法改变这个世界。

从一开始,他们就被人有意识的,剥夺了这个能力。

(04)

前面两个故事,共同的特点是,面对外界的无理逼迫与索求,当事人完全无法对抗。

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。

——从上古时代,中国人就面临着无法保护自我的困境,为此演化出来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比如说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比如说:表现自己的大量,才是真正的威风。

比如说:吃苦耐劳,埋头苦干。

比如说:只问耕耘,莫问收获。

就是一个忍字。

(05)

之所以要忍,那是因为中国人疏离于群体规则。

许多父母都不知道如何与别人相处,更无法在这方面教导孩子。自己遭遇到了不公,唯有一个忍字。孩子遭遇到了不公,无从解释,无从解决,只能求助于鸡汤大师,给孩子灌输些无私奉献的正能量。

有些孩子是很认真的,被灌得久了,就磨拳擦掌,准备好好的奉献一番。

(06)

新东方俞敏洪老师,在一所大学演讲时说:

他读大学的四年里,每天坚持打扫宿舍卫生,为同学们打开水,以至于他们宿舍从来不排值日表。当没开水了的时候,同学们就会自然而然地问:俞敏洪,怎么还不去打水?

这个是名家现身说法。

多年后,俞敏洪的新东方初具规模,他需要寻找合作者。于是就跑到美国和加拿大去找他的那些同学。为了让同学们感到他不会亏待老同学,他便大把大把地花美元,期望这美元能打动同学的心。后来同学们果真回来了,但是理由却有些令俞敏洪十分意外。他的同学们说:“俞敏洪,我们回去是冲着你过去为我们打了四年水。”

当我们为俞敏洪老师的经历感动之余,就会感觉怪怪的。

我们只想知道——如果你在学校寝室扫四年地打四年水,却没一片美元给大家,大家会跑来替你干活吗?

(07)

当然,俞敏洪老师的意思,是说成就大事业之人,不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付出。这个理念是常规的,它要求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,要求一个长线精准的人生目标——但,绝大多数孩子,都是普通人,而且居处于变动激烈的时代。

在短促剧烈变动的环境中,无言的付出如沉没之舟,只能趴在烂泥里,眼看着千帆竞过而痛苦于心。

简单说,默默付出不吭一声,只问耕耘不问收获,实际上是静态社会的一种被动期待——期待着我所有的付出,在日后有个公正回报。

一种长线博弈。

长线博弈,在农业时代千年不变的固化环境中,有时候真的有效果。

但,当这个规则进入到商业时代,尤其是出了国门,就立即变成了蠢行!

(08)

荷兰学人魏蔻蔻,在国内接受的,也是俞敏洪老师式的教育。

默默劳作,无怨无悔。

所以她到了荷兰,就立即冲进实验室,撸起袖子大搞卫生。

实验经理震惊的看着她,脸上清晰写着:这个中国小囡,脑壳不是进水了吧?

但魏蔻蔻持之以恒的干下去,如此多日,荷兰实验经理恍然大悟:原来这个中国小囡,她的爱好就是打扫实验室。

那以后实验室的差事,全归她了。

一定要满足她这个高尚滴爱好。

到了这一步,魏蔻蔻才醒过神来:感情这老外,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,完全不一样。

中国人的规则,是没有规则。如果你想获得小红花,那就要热爱劳动,把扫地打水的活承担起来。干上一天两天,嘿,老师奖励你一朵小红花,这次交易,就圆满完成了。

但商业规则下的西洋人,不是这么玩。

西方人的群体规则,讲究个谈判。

如果一个西方孩子,想获得小红花,就要站出来,对老师说:老师,我认为我应该获得一枚小红花。

老师就会问:凭什么?你谁呀你?你有什么资格获得小红花?

西方孩子就会说:因为我帮了一个中国小朋友,中国小朋友特喜欢劳动,所以我把自己的工作,全给她了。我帮助了中国人,有资格获得小红花。

老师:OK,你热心助人,果然是个好孩子,小红花给你。

——这不是在说笑,这是在美国华尔街天天发生的事儿!

在华尔街,中国籍的职员们埋头苦干,渴望升职。而印度来的三哥,却直接跑去找高层:嗨,各位嚎,我是印度阿三,你们不认为来自东方的我,最擅长于协调高层和东方职员的关系吗?如果公司明智的委任于我更重要的管理工作,我想我是不会推辞滴。

就这样,在美国,在西方——包括现在商业化氛围浓烈的国内城市,只会默默无言奉献的,分别进化成两种不同生物。

更多的付出,是奉献者的墓志铭。

更高的职位,是谈判者的通行证。

(09)

是时候了。

商业经济发展30年,新一代的年轻人,是应该学习谈判技巧的时候了。

新的时代,新的规则。

不是说孝顺老人不好,在保持传统的同时,获得更有效的现代谈判法则,岂不是更好?

要想掌握谈判技巧,第一是必须要有明确的个人权利意识。

商业谈判,是典型的个体文化,以个人为单位。你的人格必须是独立的,明确知道自己的权利边界。只有独立的个体,才会在他人闯入自我权利领域时,立即拉响谈判的警报。

第二个,要意识到,权利非争取而不可获得。

无论是东方西方,人性是不变的。

所有人都会选择最适合于自己,而把最棘手的工作交给你。

西方的孩子,打小就被训练明确个人规划,为个人权利努力争取。所以他们习惯于争取更利于发挥自己特长,又能事半功倍的任务,而中国的孩子,总会被安排去做所有人都不擅长、自己最不喜欢的工作。只有责任没有权利,只有义务没有成就。

不要相信广告里的付出总有回报,付出只有更多的付出,主动争取才有回报。

第三个,说出自己最擅长的,并明确要求。

每个人都有优势劣势,优势能够让你成就事业,劣势让你竹蓝打水。别再枉费图劳想变得完美,你的要求不明确说出来,就不会有人知道。

——不要急于寻找什么语言技巧,比这更重要的,是权利意识明晰。权利明晰,头脑就会清醒。头脑清星,语言表达就会简单明白。

第四个,团队或群体的目标并不重要,你才是最重要的。

实际上,群体或团队的目标,也是归属于某个具体的人,你是因为与团队目标有交集而融入。而如果你的个人目标被弱化,就意味着权利被剥夺。参加一场剥夺自我权利的工作,不会赢得他人尊重,只会让人感觉你的智商需要充值。

你的目标,没理由与别人构成冲突。寻找自我与他人目标的最大交集,是未来三十年最重要的智慧。而放弃权利无言屈顺,就意味着对自我与他人的最大不负责任,意味着自我放逐与悲哀的失败。
用户评论
暂无内容
用户名:
E-mail:
评分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评价: